《卡債人生》你幫幫我 因為你幫我 就是幫你自己

請你幫幫我 因為你幫我 就是幫你自己

  自從卡債風暴爆發以來,很多家庭的生活習慣都改變了,像我就深居簡出,甚少與人聯繫,更遑論聯誼了;正常人會享有的食、衣、住、行、育、樂,你可能僅保留了食、住,有的人甚至只有食而已,住的問題根本不敢奢望,因為有ㄍㄨㄞ ˇㄕㄡ忽然來挖你家的地基,他們好想把你逐出你家大門,然後把你家的一磚一瓦全都敲碎,看看能否找到你私藏的金錢聽到有人按門鈴,不再輕易應門,因為擔心某自稱銀行專員的人來你家,可能是來搬空你僅有的家當;聽到電話鈴聲及看到手機來電未顯示門號,絕不輕易接聽,因為你會以為這通來意不明的電話,可能又讓你整夜難以成眠;經常特別交代家人,勿隨意收受掛號信件,因為不知道那封掛號信是否又投下了一顆要使你散盡一生積蓄的震撼彈;知道親友中,有人生活寬裕,也不太主動與之往來,怕萬一露出馬腳,會被親友取笑;有人問起你的生活何必如此節儉,你也只能以節能減碳救地球苦笑應對;你的苦衷,你的難處,沒有人懂,所以你也找不到有同理心的人來跟你分擔或分享你內心的痛苦跟感受,但現在有了自救會,相信情形會大不相同。所以如果以下的情形,你的問題與我相仿彿,或者雷同的話,請你勇敢站出來幫助我,因為那絕對是幫助你自己,這就是「卡債族自救會」成立的主要目的。

是犯了甚麼滔天大過要遭受這樣的迫害

  我是跑業務的,想當然耳,跟金融機構接觸的機會十分頻繁,93年間走在台北西寧南路的人行道上,經過一處擺放著琳瑯滿目的各樣高級家具的攤位上,經不住同事一再慫恿,經辦業務的能言善道,加上貪小便宜的心理作祟,所以很豪邁的一口氣簽了十多張信用卡申請書 ( 包括現金卡申請書 ),彷彿簽名完畢,所有贈品 (包括音響、悶燒鍋、甚麼牌的快鍋、腳踏車 ) 都是自己的似的,壹週之內,所有卡幾乎迅速核卡通過,我則癡癡的等著我那心愛的腳踏車 ( 根本連摸都沒摸過,還談甚麼心愛,真是頭殼有問題 ),原來那名能言善道的經辦」動了一點手腳,以使得其中一張卡無法核卡通過,那麼甚麼鍋,甚麼腳踏車的就可以據為己有,不必贈送出去,很高段吧 ! 這麼殷勤的簽名,只換來一台破音響 ( 中國大陸製造,90年代出廠,聽幾遍就故障的那種 ) ,還送不出去;接下來,「經辦」口中所稱即使不刷卡,也免年費的謊言,也在銀行人員不斷來電催促刷卡消費下,不攻自破。

  在我的印象中,93-94年間,銀行發卡的業務量非常大,發卡中心幾乎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可謂遍地開花等方式來招攬生意,以勸誘及推薦贈送精美禮品來誘導一般無知消費者辦卡,又力倡無須負擔年費,每年僅需刷卡一次,且不限刷卡額度,又稱僅需名片就可辦卡,且只要求路人簽名便可,試問有誰經得起這些誘惑而不爽快簽名辦卡的 ? 而我就是最典型的受害者。

   94年,我的工作出了一點問題,一連幾個月沒有幾文收入,這對於經常接觸發卡中心,以至於辦卡頻繁,且常為了不被收取年費而刷卡消費的我言,無疑是雪上加霜,我要如何面對接踵而來的還款問題 ? 可想而知,到了年底,各家銀行的催帳專員開始以如轟炸機轟炸的方式,從早到晚不斷打電話至我的辦公場所找我,要我還款,但我是一整天在外跑業務的人,哪有可能進辦公室去接聽這些惱人的電話,所以這些難堪的對話內容,全進了我的同事及主管中,他們後來真的對我很不滿,因為他們高高興興的來上班,卻不能歡歡喜喜的工作,經常須面對本來應該是我要面對的事情,比如來電的銀行人員會問 :「我是否在這上班 ? 幾點會進辦公室 ? 何時下班 ? 請務必轉達某銀行一直在找我;同事難道不知他欠銀行多少錢 ?」等諸如此類等問題,並且催款通知一直不斷往公司寄送,公司同事每當拿到這些文件,就好像會燙手似的,都極不情願代為收受;甚至親自登門拜訪的也所在多有,我除了每天躲在外頭,試問,我還能做些甚麼 ? 所以公司全體上下都巴不得我趕快走路,離開這個工作單位,省得惹它們討厭,後來,我終於如他們所願被迫離職。

 

欠債是否就得已被剝奪免於恐懼的自由 ?

  待在家裡也不好受,銀行專員既知前往公司堵你】堵不到,當然會積極前往家中【探視】你的近況,離職後的幾年,只要待在家中,一聽到門鈴聲,就會整個人跳起來,心中本能的產生出許多社會新聞畫面,前幾年不是燒炭自殺的人很多嗎 ? 也有被打死、殺死的,還有被逼得發了瘋的;一想到這哩,我當然死都不會開門,他們有時天天來,而且多半是下午午飯過後;門鈴是一直按一直按,一付想把門鈴按到燒起來似的;還有很恐怖的是,當你一回到家,電燈一打開,電話便一直響個不停;莫非他們有來我家裝遠紅外線閉路電視 ( 有無這號玩意兒,我是不曉得 ) ,還是從早到晚就在我住家附近監視我的一舉一動 ? 否則怎會如此剛好? 每日的生活,就好像置身在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70年代 (其實也不清楚到底是幾0年代 ),是活得很緊張的,彷彿過著被通緝的日子,所以可想而知,日子真的非常難熬。除了恐嚇電話、催命鈴聲,還有不斷寄發很像法院的強制執行命令的信函,還說要找鎖匠來敲開你家大門,要來搬空你家中的私人物品,彷彿進入了古裝劇中,山賊橫行的年代,來函的許多恫嚇的內容,我相信看過的人,或者說,只要有相同經驗的人,無不寒毛直豎,簡直恐怖到了極點。

卡債族有無生存權 ?

  自從被迫離職以後,收入變得很不穩定,經常有很長一段期間是無任何收入的狀態,那只能吃老本嘍 ! 但是,我的儲蓄習慣不算太好,所以積蓄很快便用完了,找了一個新東家,但是發放的薪資必須進入新東家所指定的新帳戶內,哇哩勒 ! 阿我就有欠這家銀行的卡債,難道不能變通一下,換換別家金融機構嗎 ? 答案是不行。既然剛找到一份新工作,當然是十分努力賺錢,賺著賺著,公司突然來函通知說我的薪資將被扣1/3,僅發放2/3進入薪資帳戶,我當然沒有反對的權力,只好接受事實,每個月將辛勤努力的成果,乖乖奉上1/3給債權銀行,那接下來的2/3是否就能順利的進入我的口袋呢 ? 其實也不必高興得太早,當我整日忙得昏天暗地,日復一日的忙碌時,總會忘了於發薪日之當日提領工資,這時,便會給予嗅覺奇佳的債主《幫忙領工資》的大好機會,當我忙了一整個月,最後才發現是在做白工時,內心真有無語問蒼天之感。這份工作怎麼還能做 ? 做越多,虧越兇;你想嘛 !連坐公車的錢都沒有,你有甚麼條件做好你業務上的服務工作,難不成要我走路到台北服務客戶不成 ? 既然沒有能力做好售後服務的工作,那就只有再次被迫離職了,唉 ! 老天甚麼時候才能給我一條活路喲 ! 離職以後,收入可以說正式中斷,但天無絕人之路,總在我需要用錢之時,一些死忠的客戶會找我幫忙,而透過替客戶服務,我便能解決用錢的問題。但是,重點是,已經被扒層皮,扣薪1/3了,銀行再將帳戶中的「餘額」悉數掏空,連吃飯、喝水的錢也不肯留給我,如此這般的嗜血,簡直與暴力討債集團無異,這不啻使我連生存的權利都喪失,原來,他們是想我死,這不就是殺人不用刀的最佳明證 ?

  你害怕過嗎 ? 有了卡債以後,你是否經常害怕 ? 討債者通常慣用哪些手段使你害怕 ?

  如果以上的情形,你也曾遭遇過一、兩種,或者全被你碰上,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話,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直接了當的說出來,透過自救會給予每位成員發聲的平台,將惡貫滿盈的劊子手­_債權銀行揪出,務要使卡債族享有基本的人權保障,讓我們也能活得與一般人一樣的自由吧 !

 

                             

在〈《卡債人生》你幫幫我 因為你幫我 就是幫你自己〉中有 2 則留言

  1. 好棒喔!!寫出了大多數人的心聲~~卡債真的是連讓我們生存下的機會都沒有了~~*************************************************萬分感謝。

發佈回覆給「相知相守」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